包氏父子:包氏父子人物赏析
位置: 首页 >心得体会 > 培训心得体会 > 文章内容

包氏父子:包氏父子人物赏析

2019-07-22 08:32:28 投稿作者: 点击:

  一

  天气还那么冷。离过年还有半个多月,可是听说那些洋学堂就要开学了。

  这就是说,包国维在家里年也不过地就得去上学!公馆里许多人都不相信这回事。可是胡大把油腻腻的菜刀往砧板上一丢,拿围身布揩了揩手——伸个中指,其余四个指头凌空地扒了几扒:“哄你们的是这个。你们不信问老包:是他告诉我的。他还说恐怕钱不够用,要问我借钱哩。”大家把它当做一回事似地去到老包房里。

  “怎么,你们包国维就要上学了么?”“唔,”老包摸摸下巴上几根两分长的灰白胡子。

  “怎么年也不过就去上书房?”“不作兴过年嘛,这是新派,这是……。”“洋学堂是不过年的,我晓得。洋学堂里出来就是洋老爷,要做大官哩。”许多眼睛就盯到了那张方桌子上面:包国维是在这张桌上用功的。一排五颜六色的书。一些洋纸簿子。墨盒。洋笔。一个小瓶:李妈亲眼瞧见包国维蘸着这瓶酒写字过。

  一张包国维的照片:光亮亮的头发,溜着一双眼——爱笑不笑的。要不告诉你这是老包的儿子,你准得当他是谁家的大少爷哩。

  别瞧老包那么个尖下巴,那张皱得打结的脸,他可偏偏有福气——那么个好儿子。

  可是老包自己也就比别人强:他在这公馆伺候了三十年,谁都相信他。太太老爷他们一年到头不大在家里住,钥匙都交在老包手里。现在公馆里这些做客的姑太太,舅老爷,表少爷,也待老包客气,过年过节什么的——赏就是三块五块。

  “老包将来还要做这个哩,”胡大翘起个大拇指。

  老包笑了笑。可是马上又拼命忍住肚子里的快活,摇摇脑袋,轻轻地嘘了口气:“哪里谈得到这个。我只要包国维争口气,象个人儿。不过——嗳,学费真不容易,学费。”说了就瞧着胡大:看他懂不懂“学费”是什么东西。

  “学费”倒不管它。可是为什么过年也得上学呢?这天下午,寄到了包国维的成绩报告书。

  老包小心地抽开抽屉,把老花眼镜拿出来带上,慢慢念着。象在研究一件了不起的东西,对信封瞧了老半天。两片薄薄的紫黑嘴唇在一开一合的,他从上面的地名读起,一直读到“省立××中学高中部缄”。

  “露,封,挂,号,”他摸摸下巴。“露,封,……”他仿佛还嫌信封上的字太少太不够念似的,抬起脸来对天花板愣了会儿,才抽出信封里的东西。

  天上糊满着云,白天里也象傍晚那么黑。老包走到窗子眼前,取下了眼镜瞧瞧天,才又架上去念成绩单。手微微颤着,手里那几张纸就象被风吹着的水面似的。

  成绩单上有五个“丁”。只一个“乙”一那是什么“体育”。

  一张信纸上油印着密密的字:告诉他包国维本学期得留级。

  老包把这两张纸读了二十多分钟。

  “这是什么?”胡大一走进来就把脑袋凑到纸边。

  “学堂里的。……不要吵,不要吵。还有一张,缴费单。”这老头把眼睛睁大了许多。他想马上就看完这张纸,可是怎么也念不快。那纸上印着一条条格子,挤着些小字,他老把第一行的上半格接上了第二行的下半格。

  “学费:四元。讲义费:十六元。……损失准备金:……图书馆费:……医……医……”他用指甲一行行划着又念第二遍。他在嗓子里咕噜着,跟痰响混在了一块。读完一行,就瞧一瞧天。

  “制服费!……制服费:二——二——二十元。……通学生除——除——除宿费膳费外,皆须……”瞧瞧天。瞧瞧胡大。他不服气似地又把这些句子念一遍,可是一点也不含糊,还是这些字——一个个仿佛刻在石头上似的,陷到了纸里面。他对着胡大的脸子发愣:全身象有——不知道是一阵热,还是一阵冷,总而言之是似乎跳进了一桶水里。

  “制服费!”“什么?”胡大吃了一惊。

  “唔,唔。唵。”制服就是操衣,他知道。上半年不是做过了么?他本来算着这回一共得缴三十一块。

  可是这二十块钱的制服费一加,可就……突然——磅!房门给谁踢开,撞到板壁上又弹了回来。

  房里两个人吓了一大跳。一回头——一个小伙子跨到了房里。他的脸子我们认识的:就是桌上那张照片里的脸子,不过头发没那么光。

  胡大拍拍胸脯,脸上陪着笑:“哦唷,吓我一跳,学堂里来么?”那个没言语,只膘了胡大一眼。接着把眉毛那么一扬,额上就显了几条横皱,眼睛扫到了他老子手里的东西。

  “什么?”他问。

  胡大悄悄地走了出去。

  老头把眼镜取下来瞧着包国维,手里拿着的三张纸给他看。

  包国维还是原来那姿势:两手插在裤袋里,那件自由呢的棉袍就短了好一截。象是因为衣领太高,那脖子就有点不能够随意转动,他只掉过小半张脸来瞅了一下。

  “哼。”他两个嘴角往下弯着,没那回事似地跨到那张方桌跟前。他走起路来象个运动员,踏一步,他胸脯连着脑袋都得往前面摆一下,仿佛老是在跟别人打招呼似的。

  老包瞧着他儿子的背:“怎么又要留级?”“郭纯也留级哩。”那小伙子脸也没回过来,只把肚子贴着桌沿。他把身子往前一挺一挺的,那张方桌就咕咕咕地叫。

  老包轻轻地问:“你不是留过两次级了么?”没答腔,那个只在鼻孔里哼了一声。接着倒在桌边那张藤椅上,把膝头顶着桌沿,小腿一荡一荡的。他用右手抹了一下头发,就随便抽下一本花花绿绿的书来:《我见犹怜》。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出色作文
  • 作文素材
    作文素材

    尊敬的团支部:我志愿申请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国共产主义青...

  • 写人作文
    写人作文

    尊敬的暨大党支部:经过这几次党校的学习,我了解了党的历史、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