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槐]木槐蛙多少钱一斤
位置: 首页 >心得体会 > 军训心得体会 > 文章内容

[木槐]木槐蛙多少钱一斤

2019-07-23 08:16:12 投稿作者: 点击:

  木槐,是我的名,这是吾主重华赐我的。我,地宫的大护法,只保他一人。

  我不知道我的过往,大概是为了重华,我头上受过重创,醒来时,什么也不记得。

  其实,我也不愿回想起过往,那肯定是黑暗的,沾满血腥的,不堪的。

  地宫是重华的老窝,不是在地底,而是在瀑布后的山洞里。我在地宫养伤,没怎么见过太阳,也没见过重华。关于这一切,都是婢女告诉我的。对于重华,我没印象;于地宫,我也厌恶得紧。

  四月,槐花开,我在那片槐岭面见了吾主重华。他一袭玄衣,说他白皙倒不如说他面无血色,俊美的容颜也遮不去他的死气沉沉。

  我半跪在他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他也看着我,幽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扶我起身,他问我是否恨他,我说护主上周全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主上勾勾唇角没有言语。这天,我陪他看了整日的槐花,他就立在我的身旁,我能感到他的寞落,却无可奈何。

  自那以后,我就在他身后,为他挡下明枪暗箭。许久没见过太阳,重华只喜欢黑暗,光明好像会要了他的命。终于,我按捺不住跑下了山。

  热闹的集市,精巧的玩意,酸甜的糖葫芦......一时间,我觉得这才是属于我的世界,我的生活。

  总能看到有人悄悄打量我,跟踪我,开始我以为是重华派来的,没在意。直到有个胆大的男人走到我跟前问我是不是林九,要我和他走一趟。

  走一趟我可不干,倒是在他口中得知,有个姑娘和我生的一样,一年前不见了。有人出高价来寻她。我想想,这姑娘定不是我,我受伤是半年前的事。人家可不听我解释,扯着我就要走。没一会四面八方的行人都来争抢,我不想伤人,只得被他们推推搡搡。

  好在重华来了,只一挥衣袖就将这群抢红眼的人震飞老远,二话不说抓着我扬长而去。心想他定是生气了,不敢说什么。回到地宫,我刚要认错,他去开口道:“木槐,我在你体内种了蛊,母蛊在我这,子蛊在你那。”他伸手,掀开衣袖,修长光洁的手臂上隐约可见凸起的,蠕动的东西。“我知道你在哪,你离不开我的,明白吗”他放下袖子淡淡道。

  我愣住,从来没有想过离开,哪怕我厌极了这样的日子。开口嗫嚅着解释只想出去走走。他狐疑的看着我说下回出去只消和他说声就好,又说外面的人各怀鬼胎要小心。

  听闻,一时怅然,想起明面上是我在保护他,实际却是他在护着我,心里闷闷的。

  出去的次数多了,知晓了寻找了林九的是虚竹峰的顾言,我本想潜入虚竹峰看看名动天下的顾言是何种厉害,没料到被逮了个正着。堂堂地宫大护法被当贼捉起来是多丢脸。更没想到的是众人一见我的样貌喜得手舞足蹈,恨不得张灯结彩来迎接我。一边给我松绑一边传话——“九姑娘回来了”

  就像是上天给我开了个玩笑,就在我心里偷笑他们认错人时,顾言的出现像是天边乍响的雷,震的我头昏眼花。是重华,这明明就是重华。

  是另一个重华,素衣乌发,眉眼带笑,竹叶青的腰带和发带,温柔的不成样子。他抱住我,几乎要哭出来,我能感受到他在颤抖,他的怀抱比阳光更暖。然而,我不是林九,只好推开他,说我只是和九姑娘长得像而已。

  顾言有些着急,也不顾身边围了那么多人,一把扯下我的衣服,于是光洁白皙的左肩就这么露了出来。我恼羞成怒一巴掌甩在他脸上,顾言也不知怎么了,呆住,怔怔的看着我。我转身要走,他抓住我,苦笑,向我道歉。

  “时间竟还有如此相像的两人,在下冒犯了。”

  我知道自己是走不掉了,只好接受他的歉意。众人已遣散,庭院里只剩下我和他,顾言看着我,入迷了。我不敢动也打量他,顾言实实在在和重华太相像。半晌,天才回过神,向我讲述林九的事。林九是他的而妻子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一年前失踪了。听到这我更加确信我不是林九,我身子清清白白,还有守宫砂。顾言还在继续讲着,林九是虚竹峰前宗主的女儿,武艺超群性情也好与顾言是青梅竹马。

  突然之间,有些羡慕这个女人,虽然我们生的一样,活却不同。她在光明处享着顾言的爱,而自己却在暗处......

  摇摇头,不再想下去。

  祸根,许是在这时埋下了,或许更早以前就有了。

  我往虚竹峰跑的次数越来越多,怎么说呢,我喜欢和顾言待在一起的感觉。和他在一起总是快乐的,而站在重华身边我却是极其忧伤的,因为重华太冷,太静,我想要靠近过,却不敢打扰到他。

  尽管我不喜欢阴寒的地宫,我去乖乖回去,我不怕子蛊吞噬我,顾言说他可以帮我取出来,我拒绝了。

  终于有一天,重华怒了,他站在大殿中央,我跪在殿下,没看他却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愤怒,带着杀机。

  “木槐,为什么,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去虚竹峰,地宫哪里比不上它。”重华的声音回荡在四周,犹如鬼泣。

  “属下不敢,木槐只是仰慕虚竹峰宗主的才情,才屡次叨扰”我垂眸,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但想不出为了什么。

  重华没再说话,他软禁我,不让我离开地宫。我以为他就关我几天,没想到,没想到他竟向虚竹峰下了战书,他不愿见我,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他受了重伤。一时间我竟有些担心顾言。重华那么强,顾言会怎样。怀着复杂的心情,偷跑去看重华。原本软禁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想走谁也拦不下我。重华的房间燃着烛,但没有人。

  心里一阵慌乱,足尖轻点,施展轻功朝虚竹峰掠去。落入我眼帘的,大概是修罗地狱。

  虚竹峰死气沉沉,血染红了整个山峰,连那山间的雾气,飘飘袅袅还带着血腥。我甚至听见鲜血滴滴答答流淌声。残缺的身躯到处都是,他们怒睁着双眼,死死盯着我。

  似曾相识,心里陡然升起异样的感觉,好难过,泪水成串淌。知道那白色的身影走近我,我才止住泪,惊喜万分奔向他,心里只想着太好了,顾言还活着。

  一头扑在他怀里,环住他的腰,庆幸还能见到他。

  顾言摸摸我的头发道:“九儿,你还记得吗”

  听到这个声音,心一沉,猛地退后几步,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还是竹叶青的发带,素净的衣袍上半点血渍也没有。那眼眸,幽黑,深邃。

  “主上”我惊呼。“为什么,你,”我语无伦次,无数想法在脑海一闪而过。

  “九儿”,重华没理我,站在那,看那片血海道:“你和他的新婚之夜,我血屠了虚竹峰。”重华看向我,眸里没有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出色作文
  • 作文素材
    作文素材

    2020年实习期转正申请书从互联网、报纸以及各种新闻媒体中,这使我...

  • 写人作文
    写人作文

    酒店优秀员工转正申请书尊敬的公司领导:再次,继承和发扬艰苦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