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李连杰在北大的演讲:40岁后,把爱付出去
| 《知己红颜》五线谱 | 蜣螂 | 家政女皇20140401 | 出其不意的意思 |
范文天下网 > 李连杰北大演讲 > 李连杰在北大的演讲:40岁后,把爱付出去 正文
李连杰在北大的演讲:40岁后,把爱付出去
时间:2015-10-15 来源:范文天下网
[导读]李连杰:同学们好。(掌声)新闻界的朋友好,红十字各位的朋友、领导,我都不能称为领导,因为我们是心灵上的朋友,所以我就说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你们好。其实演讲不敢当,

在我四十岁以后,把爱回馈于社会.” 主持人:刚才这位先生,一位青年人的,... 他的讲话充满了阳光,再过两分钟,李连杰先生将做非常精采的演讲.他以精湛的武...

李连杰:同学们好。(掌声)新闻界的朋友好,红十字各位的朋友、,我都称为是心灵上的朋友,我就说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你们好。其实演讲不敢当,小学都还毕业的人,站在最高学府的讲台上,资格,资格去演讲。我真的小学毕业。1971年上小学,在北京厂桥小学在北京念了一年级就被人抓去练武术,一练武术就学习了,那个时代标榜的是不学习。我只能够用我人生的经历去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一下,希望跟大家分享我人生中的感受,感受能够对同学们有帮助的话,你就听一听,没帮助,你就笑一笑,胡说八道了,李连杰乱说。(笑,掌声)

我在北京出生,两岁父亲,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我简单介绍一下,我八岁的时候练过武术,为念?全世界的记者问过我无数遍,我真不知道为练武术,那个时候就被学校介绍到那个体育学校,教练说你是练武的材料,在那个时代,是幸运之星选了我我选了幸运之星,搞不清楚。个月拿冠军,我自蛮刻苦的,三个月后我拿了的冠军,是少年,在12岁的时候,不分成年、少年,18岁,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名比我站在那儿还高。其实个性或人生观的,完全是听从、大人、老师的安排,一直在成长的过程中。我连续拿了五年的冠军,有幸的是,五年当中,从11岁开始,我有幸代表开始去全世界访问,比如去美国,在1974年的时候见到尼克松,在74年到79年这五年当中,我去过非洲十几个,欧洲,伊拉克、叙利亚都去过,亚洲大都去过。从我看到的人的感受当中,我从11岁开始,不完全相信大人讲的话,大人给我讲的是某一我看到的某一是大人讲的,另一大人讲的我也看到了。小孩子,11岁,那个时候北冰洋汽水,冰淇淋,你到美国看到十几种冰淇淋的时候会心动的,都会有想法。

一直到16岁,我开始越来越有主见,我觉得,大人说的既然不全对,我就选择的人生吧,拿了五年冠军了,再拿下去,第六年,第七年,总有一年被别人轰下来,我就选择了拍电影电影就了人生,从17岁开始拍《少林寺》,一部电影还蛮的,结果就我回到北京或者上海,任何人都说,我小时候看你的电影长大,红十字会的会长,好象快60了,说我小时候看你的电影长大的。(笑,掌声)我说,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拍电影了。拍电影以后,遇见了人生中最大的冲击,不光是肉体上,我在接近你们年龄的时候,开始对人生产生了的不和痛苦的感受。比如我成名了,一夜之间成名,那么就自以为是了,自以为很了不起,表面还戴着谦虚的面纱,内心里觉得“嗯嗯嗯”,(笑)很得意的。部电影拍完了,我是一天一块钱的人工(指酬劳)拍《少林寺》,拍完以后,突然有人拿了600万的支票给我,600万,在1982年。要我拍两部电影,600万,在那个年代里是多么大的诱惑,真是太美了,我真的很想拿,不行,你属于,你属于,你要回来,拿了的话就要上交。年代,大家其实很幸福。

年轻人来讲,拿,事情是蛮残酷的。完了以后我就回来,听的话再拍部电影吧,部电影,一天两块。部电影三块。你说这对年轻人的心理打击是蛮大的,,自我中心逐渐的膨胀,完全是以自我中心的角度来看世界,对社会,对老师,对长辈,对东西都觉得不公平,觉得你们对我不公平,真的,在19岁以后,一直到二十四五岁的时候,是以自我为中心,对社会不满,不敢,不敢讲,讲了以后会挨批评。,到了后来,90年代开始,做了老板,去拍电影,突然之间换了角度去看生命,以前我是打工的,我整天管人家要钱,要要那个,后来,做了老板,就,你怎么管我要,你怎么管我要那个?每个工人都开始重复我以前做过的事情,阶段了肉体上、精神上的冲击,我拍了《少林寺》以后,腿断了,非常严重,我住在咱们北大的附属医院,当时七个小时的手术结束以后医生告诉我,告诉你可以完整的走路,至于能拍电影不知道,可以开三级残废证,你可以拿残废证在你的一生中做因工受伤的19岁的人,差不多全亚洲都知道我很辉煌的时候,功夫很了不起的时候,我会面对人生最大的坎坷,都我还能跑、跳,那个冲击是蛮大的,在我的人生里。八十年代整体来讲,是自我中心、自我膨胀、自我痛苦的很长的阶段,一直到我90年代的时候才开始慢慢理解,我年轻人都想的阶段,为的名、利、物质奋斗的过程,我完全理解,我也很同情每人在过程当中所要面对的问题。

到了90年代以后,我开始思考。开始思考我所学的武术,一直就告诉我有阴和阳两的东西,我似乎总站在阴的一去考虑人生,那么也以自我为中心。有的事件,那时候在香港,我正在拍《东方不败》,跟导演有问题,跟电影公司有问题,等等的问题出在一起。那个时候人们说,你跟徐克导演那么好的拍档,怎会问题呢?你有立场,我有立场,肯定会有问题,不信你看,老师和学生有点问题,太太和先生有点问题,我有我的观点你有你的观点,阴阳不和,有问题。当时我记得很清楚,记者问我,“你应该很感谢徐克,把你培养。”当时我回答说,我那个时候对哲学很喜欢,我没读过,包括阴阳的观点。当时我说,要感谢徐克,我完全同意,件事要感谢的是我的父母,,就生不了我;件事要感谢的是我的选择了我去学武术,个感谢的是我的教练,他培养了我,个感谢的是《少林寺》的导演,他了我,第五个感谢的是的电影公司都请我拍电影,第六当然要感谢徐克导演。这是我站在“阳”的立场上去讲感谢的观点,回答记者说,我想从阴的那一面再说一次,我没想来世界,是我妈妈我爸爸一开心就把我弄来的。真的,不斯文,但真的我选择来的;,是希望有人才,觉得我是那个人才才把我选上的;,我教练也希望选出的冠军,培养冠军,也光培养我,我挺有天分的才把我培养,我也有立的功劳对;电影的导演选主角,这么多年轻人不选别人就选你,说明你有天分才能做主角。我有天分,做主角,到后来电影公司我能帮赚钱才选了我,徐克也知道我能够演绎角色才选择我。,原来站在阴和阳两个不同的角度看同问题的时候,答案是不一样的。我也从角度里开始生活、生命,以至于我后来在香港的发展,去美国工作了几年,后来去欧洲工作了几年,一直到现在,了我人生的观点,我不习惯站在某角度来看问题,我喜欢在两边晃来晃去,我希望人想,我也想美国人想只要大家人,有点的时候,你就会有坚信的思维方法,但这并真理。对面的那个人,他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信仰,不同的东西,他会说出跟你相反的论调,但它也真理。生命一条路走到底,我一直坚信人类是“圆”,无极,无极圆,圆以后天地,叫阴阳,天地四相,之后八卦,八卦六十四相演变出整个人类,太自我为中心,这是我个人的经验,就会有痛苦,抛掉自我中心的时候,就会非常快乐。这是我经常在做、经常在学的事情。

我讲话很闷,起。(热烈的掌声)

讲的很闷的时候我就告诉你,其实97年的时候我想退休,物质我心灵上的要求,我从七十年代,一次出国给母亲买手表,次就买手表给姐姐,后来给哥哥,后来觉得不过瘾,我努力去赚钱,买自行车,后来每兄弟姐妹都有自行车了,后来就买电视,彩电,那在七十年代是非常威风的事情,后来就买了冰箱、洗衣机,到后来买了房子,无限的为家庭做,为,当然也在买的。到了的程度,当然会有汽车,有房子,有权力,有欲望,,不光是我,物质完全我的问题,解决我内心的痛苦,周围的人也,我有很穷的朋友,有非常富朋友,非常非常富有,也痛苦。我觉得,人类痛苦的原因原来仅是物质,物质到底是?心灵又是?我在那个时候就开始觉得,不行,东西我要走的路,我要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到底是。真的,我觉得物质,在某阶段是东西,专心读书,专心的照顾家庭,专心的做一件事情,在某阶段是非常跨过那个阶段以后,本质不变、量在变了。观点是,人有一千块钱月就开心了,人希望五万块,人希望五十万,这是量的区别,你给他一千块给五十万的人,他不会开心的,钱和物质并使每人开心,欲望又是无止尽的,我经常开玩笑,就算在座的,真指望发财的话,李嘉诚,往前一开,还有比尔盖茨,更有钱,怎么样比比尔盖茨更有钱?我觉得物质解决心灵的痛苦。我开始变成了佛教徒,重新来看宇宙,看生命,看物质结构是,心灵结构是,从当中找到快乐。

/
“武力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唯一的方法,暴力能够征服别人的肉体,但永远征服不了别人的心,爱。真的,爱的力量,才可以征服整个人类的心灵。”

现在讲回主题。我是佛教徒,2003年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新闻,看到以后我非常震撼,2003年,好象有28万人自杀了,当时我就想,20多万,每人有十个兄弟姐妹,父母、爷爷奶奶、同学,那十倍的痛苦,几百万人在痛苦。我觉得,我能做当你探讨心灵的时候,到了某阶段你会到,真正生命的意义是,如何去人,如何用我的能力所及为社会做,这是严重的问题,我就决定,一部电影,《霍元甲》,去我42年来所走过的心理历程,希望电影能够告诉人们“自强不息”,我提的,是霍元甲提问题重新再探讨一次,从不同的角度来看生命,会有不同的结果。年轻的时候我也经历过,常常以自我为中心来定位去看社会,去看生命,我的老师怎么样,我的同学怎么样,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习惯以自我为中心了。可以提早地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一看生命,才能真正是我想的,是我真正需要的。真正想和真正需要的未必是正题,说我非常希望奔驰,当你拥奔驰,也会有奔驰的麻烦,保养也很贵,保险也很贵。任何东西,只是量的区别,本质并变,我之重复是量的区别。我有朋友是做总统,做总统也有总统的痛苦,做明星也有明星的痛苦,朋友会说,我情愿做总统,做明星,那个痛苦我喜欢。(笑),真的,我方向不好,方向非常好,你要,在好的背后的付出是,多几个角度来看生命,灿烂的背后有多少痛苦,你看到多少明星自杀?我很尊重的选择,的选择。我只能说我尊重我只提倡东西,在任何宗教,不管是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等等的考验的宗教里,反对自杀的,自杀只能把肉体的痛苦暂时解决掉,并结束。是越谈越远了?(笑,掌声)

我拍《霍元甲》完全是责任感,我觉得人,大家的学问都比我好,既然是“心灵阳光工程”,先要心在哪里,心是对物质了,每天的广告都有,说的物质。物质的本质是都在探讨,心是?我有亲戚,我侄女,在你们北大医学系读书,我想从医学的角度来一下,你把我解剖了,把站儿的李连杰解剖了,把心拿,是一颗心,每身体的部位分解的时候,都有学术的名字,名字里,找“李连杰”,也的“心”在哪儿,到底是块功能控制的思维块呢?其实这是几千年来都在探讨的,到底哪里才是控制思维的?当的心在哪儿以后,才能够让心自由,你当心自由的时候,我个人的观点。人们说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写作自由、宗教自由等等,我看到所谓自由的人里,心并释放,为变成物质、名和利的奴隶了。为呢?我一旦需要、需要、需要我就会痛苦,我希望有的,我做它的奴隶,别人说我好我开心,别人说我不好我就难受,你是活在别人的语言里,你是活在传媒里?别人写我不好我就痛苦,别人写我好我就开心。这变相的生活在别人的阴影底下,怎么样才能够释放心灵,把最好的东西释放。我觉得人类,不管是人、美国人、全世界的人,的追求幸福、快乐,这是人类追求的,但东西是大家认同的。人是生活在人群里,人群里就需要、爱和付出。(掌声)

连简单的动物都普通的保护和爱,我动作演员,在几年里,最近几年我经常在强调,其实我要一美国的观众“暴力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我不停的希望我的作品里能带动思想。其实《霍元甲》有的信息告诉大家“武力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唯一的方法,暴力能够征服别人的肉体,但永远征服不了别人的心,爱。”(热烈的掌声)。真的,爱的力量,才可以征服整个人类的心灵。

问题上午还有传媒一直在说,“李连杰,你拍那么多电影,以前的《黄飞鸿》那么好,你到美国以后拍了不好的电影。”我承认,在热爱我的观众里,并不满意我近期的作品,但恰恰相反的是,在地球的一端,美国和欧洲,恰恰喜欢我近期的电影。问题,两个答案,我就说,我要拍样的电影,到底是只给一人看给世界上所人看?我,我人,从北京这块土地长大的人,在五千年文化养育下的人,我要做的事,告诉全世界的年轻人,人不只是功夫好,人不只是会打架,人有非常大的胸怀去包容文化,包容不同的政见,不同的信仰,把爱的信息传递出去。这是我真心思维的方法,我也希望在你们代里面,把思维的方法带到全世界去。(热烈的掌声)

民族主义思想非常好,团结起来,块土地上长大,经济越来越强大,周边的都不舒服,周边突然强大的人。能够符合的国情,一度延伸到红十字会的精神,世界上哪里有痛苦,哪里有人,仅是以前的世界上哪里有人哪里就有餐馆,我希望为哪里有痛苦哪里就有,这是的祖先希望的,再把精华提炼,哪里有痛苦,哪里有快乐,哪里就有红十字会,哪里就有人。这是我人的力量做的,每个体,每人都可以出一点点力,就有机会显示人真正的胸怀。(掌声),接下来我会希望和红十字会合作,从这五十万开始,我要再倒回来讲,其实出名的是我,出钱的是我太太。(笑,掌声)女人,站在男人的背后,我觉得很感谢她,拿出钱来,母亲去青少年,去整个社会,也希望公众的形象能够带动更多的青少年。其实用智慧的眼睛看,就像身体,五大洲就像你的心肝、脾、肺、肾,地方感染的时候,比如非洲,早晚会把病传染到你的全身,地方不理,迟早会把病传染到全身。我看到的年轻人对民族有热爱,我兴,我更希望大家能够站在整个人类一体化的上去看社会,这才是的祖先会开怀大笑的原因。从来站在那儿讲过坐着,人家问我回答,看看有钟了。(笑)

我希望跟红十字会长久合作在于我曾经在去年海啸的时候跟死亡擦身而过,海水在我这里,大家听到过次,不过没死,死亡的震撼的。回来以后我就希望创立基金,基金叫“壹基金”,我想从开始,我在香港做了,在美国也做了,各地的法律不同,要按法律做事就要按手续做,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成立基金,每个人每个月出一块钱,滴水变成大海,这是爱的大海,可以从开始,一直延续到整个人类,钱要很透明度的交给红十字会的心灵阳光工程,当然还有一是用于自然灾害的。

差不多了,你有问题我能够回答的,我会诚恳地回答你们的问题。谢谢。(掌声)

/

“武术是?我这部电影介绍武术是?大家的文化比我好,武术的造诣上写的是‘止戈’,STOP,停止战争。其实我是一部武术的电影(《霍元甲》)把我的人生做了总结,之后,我再要武术去说的了,说这是我最后一部武术电影,但并不代表是最后一部动作电影,武术去讲我好说的了。”

主持人:李连杰先生也很辛苦,您上午也了媒体记者的群访,下面环节“答北大同学问”了,同学的问题非常的有意思,现在问题在我手中了,刚才您提到了您的妻子,恰恰就有问题是问这的,非常温情的问题。

问题:您曾经说过,爱家的男人是英雄,也曾经陪怀孕的妻子而推掉了演出《卧虎藏龙》的机会,家庭和事业冲突时,您总会倾向于家庭,家庭您的生命到底有怎样的意义呢?谢谢。

李连杰:我倾向于爱。爱有种,有占有、控制。包括爱情,在我的生活讲,我觉得爱是付出,真的,我付出,我的太太也付出。你不付出,为那么不公平,偏让人家付出呢?爱并拥有,爱是付出,你的去考虑对方的感受,对方也考虑你的感受,我想爱情就会牢固、长久。当然了,一开始爱是靠两性的吸引,后来延续下去几十年,到你死亡的时候,我想更多地是彼此的付出。我经常付出,我太太也经常付出,,彼此付出。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想你也为台下的男同学们好男人的标杆。

李连杰:要注意。人说,女性说,李连杰真是好老公,他把他拥一切的财产都给了太太。的男同学就说,混蛋做的事情怎么办呢?把一辈子的钱都给了女人麻烦了?(笑)不我觉得最主要的是真诚,把爱付出去,不要去理会后面的事情。(笑)

问题:在您之前,周星驰、李敖、李宇春也都曾经到北大来了,最近网易做了调查,您和这三位明星来到北大演讲,您猜猜观众会选择谁?

李连杰:没想过。你告诉我吧。

主持人:答案,您的得票率到为止是最高的。

李连杰:谢谢。(全场掌声雷动)

主持人:这位同学想问您,的调查结果您有看法?您是怎么想的?

李连杰:我很感谢同学们给我荣誉,第,爱。你知道爱的力量,你不要开玩笑,不要那样笑,你要真正理解,爱的力量是人类的共知,我到这儿来没想任何东西,我一开始就讲了,我只是希望分享我人生的过程,我是出于父亲,或者的奇奇怪怪的人,见过皇后、总统,见过有钱有势的人,见过黑社会、死里逃生,等等坎坷的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到才说,我愿意,在我四十岁以后,把爱回馈于社会。我相信同学们喜欢我的话,应该是力量,祖先的力量,爱。希望种子,从北大再一次,红十字会开始燃烧,希望有一天,在二十年、五十年,燃烧到整个人类。

主持人:大家喜欢您,除了喜欢您的电影、人格魅力以外。有同学问,“您打算时候和成龙拍电影?”

李连杰:问题谈过次了,我十几年前想拍,香港电影公司不知道如何,后来有一天在美国的时候,成龙跟我吃饭,说再拍一部电影,美国电影公司想拍,结果在美国比香港更两个人后面都有律师,每个人一帮律师,每个人都有经纪人、经理人、财会师,等等人在后面各自争夺各自的利益,又没做成。我最近刚从印度回来,又地震,又差一点离开,海啸也来了,地震也来了。在我去印度之前成龙打电话给我,时候再合作拍一部电影?从商业运作讲,我觉得可以,都想拍,各自有阴阳的圈子在背后,很难我相信一点,慈善事业,公益事业,两个人都不会计较这件事情,这就可以拍。(掌声)

问题:李大哥,您在美国的生活好吗?

李连杰:在美国的生活,对我个人来讲,某一还蛮适合的,刚开始我可以随便走在街上,太多人认识我。这是我从19岁以后很难享受的清闲,现在我又觉得有一点难,清闲也了,走在街上人认识。一开始要有的勇气去面对新的文化,我在北京长大,后来到了香港工作,香港是蛮特殊的城市,受到英国殖民统治了一百年,那个年代对说普通话的人都“”看,现在对说普通话的人都“”看。真的,我不骗你。你人生中最大的敌人,我一直在提醒,这是我很小就学会的,是八十年代我就学会了,最大的敌人,我没办法跟周围的环境和人去比,我只和我比,我每天去超越我,这霍元甲的精神,勇敢的去面对,超越。在香港做的蛮不错的了,有的电影公司,一批工作人员,突然要到美国去拍电影,这是的挑战,在勇气和人生的过程里的挑战,我真的不骗你,我有经历是坐在厕所的马桶上,拿着剧本,一句单词,一句单词的背剧本。两天以后我要跟梅尔·吉布森对戏,用英文听和回答,我那个时候英文的听力和回答,完全是在初级初级初级阶段,那是非常难得的人生经历,你会在那里挣扎,怎么面对那个东西,完全听不懂。还有人所说的面子,在亚洲大大小小个人物,到了美国“人物”,谁知道你是谁?那得慢慢走的感受说,,有经历,人生就像一场戏,怎么样这场戏,怎么样演好这场戏,知道它去演戏,知道如何去演戏,不那么执着痛苦,这是我的心得,我很感谢那段经历。

主持人:下面主办方安排好的,但的确可以看出同学非常关注您、喜欢您。

问题:您还记得李是信老师吗?他现在就在的北大任教,在北大教授武术课,不知道台下有同学选过李老师的课?果然有。李老师曾经自豪地说,您曾经是他的学生,相信他看到您的善举之后也会为您感到骄傲,您有想对所有教导过您、关爱过您的老师说几句话?

李连杰:就像我刚才说过的话,我感谢父母亲,我两岁时父亲就了,但我要感谢父母在我人生中的作用,当然,老师,在我小的时候有老师,在我成长过程中伴随我的同学我的老师,有句老话“三人行必有我师。”我真的很感谢,老师都非常值得感谢,老师的名字我都记不住了,真的,全武术前辈都教过我,我一一记得每个人的名字,我会以我的后半生回报社会以来报答老师的教导。(掌声)

问题:您最喜欢您的哪部电影,怎么评价?

李连杰:记者问也过我问题,美国人的思维方法,很喜欢说“是你最喜欢的运动、体育、音乐”等等问题,我每次回答,美国记者都很晕,他不知道我的答案是我说“你们是级(比、非常好),我的人生观是“圆圈”,不同的年龄我会有不同的喜爱,在我八岁的时候我喜欢雪糕和酸奶,后来我喜欢漂亮的女孩儿,后来我喜欢电影、音乐。每一天,的物质结构在,年龄在最喜欢的东西都办法回答哪是我的最喜欢,我在变,我相信大家也在变,人类本身的物质结构是不会停止,人的思维也不会停止,我说我的逻辑上最好,只要我付出了,我问心无愧了,在和现在,或者在将来,超越就可以了,超不超越,往那个方向努力就可以了,我也觉得,奥运冠军并不是最的,后面有的人没拿到冠军,有勇气走完过程,非常的,这我的概念。其实生命中一条路,条路,真的,谢谢。(掌声)

问题:在一部电影中,您饰演女主角的保镖,《中南海保镖》,剧中您的很严肃,现实中您到底是爱开玩笑、很活泼呢?很严肃,不爱说话呢?

李连杰:这是女同学的问题吗?(笑)我其实有点点自闭,真的,自闭在于你的生活环境,太早出名了,出名以后,就很保护,生怕说错了,说错了会别人,从11岁,代表北京市参加比赛,把整个城市压在你肩膀上,代表,代表城市,你就有的责任了,后来你代表全,十亿人。我要保护十亿人,保护是大的惯性的思维,你背着包袱,太早出名以后,你的言行,你的各都会错,我曾经见过建国三十年来最优秀的运动员,拍了一部电影,突然就变成了全国青年突击手,以后你就要带着名誉去做事,我不希望跟人接触,喜欢独自看书,喜欢跟好朋友在一起,一到别人面前,马上就有自我保护,把的形象保护起来。直到最近几年,佛教的关系,给我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社会,再也做事,四十岁前为家庭、太太都完了,接下来回馈社会,那我就去“在任何地方出丑”,像儿出丑一样,你需要我都回答你,你,只要别人开心,我不希望有点,有点就开始有痛苦,我把干掉,消灭自我,消灭李连杰。真的,你仔细想,五千年文明史,有多少皇帝、科学家、学子、诗人、酒仙,多少啊,在百年里,在那一时刻里,在某种因素的情况下,出了功夫演员,那个演员自以不起,你说多好笑?(笑)很渺小。(热烈的掌声)

问题:《霍元甲》会是您的最后一部电影吗?我也在网上看到的消息,《霍元甲》会是您最后一部纯武打电影。是吗?

李连杰:电影表述了我内心的感受,我刚才说的,成长过程中的心理历程,包括武术是?为练武术?武术好,泰国武术厉害,西洋拳厉害?等等我经常面对的问题我都在电影里回答了。在西方来讲,从李小龙先生的电影开始,就把功夫两个字摆在了代表武术的词汇上,人知道,“功夫”只是的概念。学习用了功夫,炒菜的功夫不错,并完全概括的武术,武术是?我这部电影介绍武术是?大家的文化比我好,武术的造诣上写的是“止戈”,STOP,停止战争。其实我是一部武术的电影把我的人生做了总结,之后,我再要武术去说的了,说这是我最后一部武术电影,但并不代表是最后一部动作电影,武术去讲我好说的了。(掌声)

主持人:当明年一月份,《霍元甲》这部电影在全亚洲同步上映的时候,北大同学会非常支持,也希望您把电影带到北大放映的一站。

李连杰:看完以后你们有问题希望我回答的话,我有机会,就再来。(热烈的掌声)

/

“我把干掉,消灭自我,消灭李连杰。真的,你仔细想,五千年文明史,有多少皇帝、科学家、学子、诗人、酒仙,多少啊,在百年里,在那一时刻里,在某种因素的情况下,出了功夫演员,那个演员自以不起,你说多好笑?很渺小。”

问题:我曾经看过香港明星评选类的节目,您的太太曾经当选为香港“十大最漂亮的女星”,我也喜欢您的太太。我想问您,在和您合作过的影星当中,您觉得哪位影星最漂亮?(包括您的太太)

李连杰:当然是我的太太。(掌声)漂亮有种,外在的漂亮,内心的漂亮,当然男人最希望的,并仅是外在的漂亮,你希望女人的理解,爱和无限的为你付出,你在付出她也在为你付出,那是人类的美德,就像她不愿意,不愿意任何事情,她写一张五十万的支票给我一样,真的,我很感谢。

主持人:您给台下的女同学描绘了要努力的方向。

问题:李先生,您将来有机会的话,您愿不愿意把您的子女送到北大来学习,做的师弟师妹?父亲,您希望你的子女传承文化,做文化的传承者吗?

李连杰:当然决定从美国回来,是我和太太商量过的,孩子光在美国学习英文的话,似乎并不圆满,应该带到国内来,文化的教育,起码站,才是人。当然我也并不反对西方的教育方法,上主内是太太的主意,我很尊重,就两种文化,东西方文化,在文化的培养西方文化,才能够,希望将来有胸怀,能够世界。我当然希望,上不上北大我要跟他妈妈商量,民主的社会要尊重彼此,我更希望的是,起码有个女儿可以作红十字会的义工。(掌声)在我不知道时候死的时候,去年一年我面对三次死亡,海啸,去了一趟西藏,次去西藏,在海拔4200的时候去禅修,五天以后了氧气,很严重的高山反应,真的面对了死亡,氧气呼吸不了,再一次面对死亡的挑战,恰巧的是,在去西藏之前我和朋友去了海南岛,过了一次帝王式的生活,每天几十道菜,有厨师。然后我去了西藏,水,厨师,面也煮不熟,也不大懂,男女睡圈圈里,我和太太和几个朋友,一是物质,一是心灵。我经常开玩笑说,两头跑,上下左右周围晃。的体验,经历死亡,我不知道我时候死亡,我真心和太太商量过,在的子女当中是红十字会的志愿者,这我可以。(掌声)

问题:请您谈谈您最难忘的人生体验。

李连杰:我要讲回来,在人的过程中有蛮多冲击的,比如腿断,在19岁那个年龄是最大的冲击。后来在八十年代,我每拍电影就要断地方,钱一块两块三块的涨,地方断一次。真的,蛮大的冲击,我断过手腕儿、腰板、脊椎,这在那个年代冲击现在来讲了,也不觉得是,在心理上要有勇气,在国内长大的人,孤单到了香港,闯出一番天下,从香港又走到美国,在英文的社会里闯天下,走到欧洲再转圈回来。每阶段都需要勇气,在心理上承受的负担。当然了,经历,在不同的时候都有的冲击,我说哪个是最大的冲击,每一次都有的冲击。谢谢。(掌声)

问题:希望您在现场为大家表演几招。(热烈的掌声)

李连杰:给大家讲真心的话题。人一生就走向死亡,谁也躲不了,在座的,一百年,也许有一百五十年,都要走向死亡,从年轻,谁都会老,我年轻的时候武功真的还不错,刚才重复了,我断那么多次胳臂,断那么多次腿,四十多岁了,参加奥运的人早就退休了,拍电影,电影的科技非常高,电影可以用科技弥补东西。还可以造就有武功的李连杰我不肯表演,我的表演可以让大家开心的话,我可以做几下。(掌声)

主持人:好,最精采的环节放到最后。其实北大喜欢武术的同学北大有协会叫武术协会,大家跟李连杰打招呼。还有女同学,问题“喜欢传统武术,您是武术出身,现在传统武术都面临着失传的危险,请问您传统武术在现代社会的价值是?发展的出路在哪里?”还有同学问,“您会收徒弟吗?”

李连杰:传统文化,传统武术,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想过问题,我开始了武术的起源,人类的起源,武术在每历史时期的演变,从大自然的斗争,到古代军事一直演变到的过程,在那个时候,我也结论了,传统的武术或者优秀文化对的人类帮助和有益于生活发展需要的时候,它自然就会保存下来,人类进步中不需要它的时候,包括传统的武术和文化,自然被淘汰。这你想和我想不想的问题,这是整个人类。如何把文化和武功的演变到的人类社会上,为人的身体和心灵健康都帮助的那一,将永远自然地保留下来,发展下去,这是我个人,淘汰传统的东西是的,真的,遗憾,人类并不需要花五年的练铁砂掌,是那个时代的人必需的东西,那个时候,上山修炼十年,下山和大学毕业一样,你可以找到工作,人需要保镖,人需要护院,武功强你可以靠武功升官,做军事将领,等等等等。最差的做刺客,那时候练武功就像上大学一样,现在练武功练铁砂掌,我不知道有用处,我宁愿花十年去上北大,以后希望找好的工作。

问题:我注意到,在您的讲话中有“咱们北大”四个字,请问您对北大有怎样的感觉?您这次来北大,对北大的印象怎么样?

李连杰:“咱们北大”,我怎么从心里冒出词的?这是的一段历史,大家不熟悉。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我断过腿,后来我很想离开我体育的,体委,脱开的管束,自由的飞翔。很难,从调动到另,在八十年代是一件极其的事情,我鼓足了勇气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人邓小平先生,我要离开,我要念书。他跟旁边的秘书说,好啊,孩子念书总是好事,北大、清华,随便,哪个都可以。多可笑,年轻人,一年级没上过,上北大、上清华,太美了,一下子,筋都爆上了。选择,我觉得,要靠的本事一步步走下去,超越这才是更的,我选择了超越。(热烈的掌声)

主持人:谢谢,我想现在有机会的话,您能到北大来哲学系或者历史学系,您喜欢的学科来读书的话,大家会非常欢迎的。(掌声)

李连杰:我更希望看到北大的学生和北大的人到全世界去,把北大光辉的历史、光辉的文化、光辉的传统传出去,更有意义。都进来,还要出去呢。(掌声)

问题:您刚才讲到在南亚那场海啸的灾难当中,您曾经与死亡擦肩而过,当时您心里想到的是

李连杰:大家都知道简单的过程。天晚上,12月25号我去了那里,在夜里,很漂亮的月光,英文来形容“地球上最后一块小小的天堂。”天早上去玩的时候海啸来了,我当时抱着大女儿,阿姨抱着小的女儿在海边玩,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是海啸,我看海水,我以为涨潮了,这没文化的关系吧。(笑)我以为是涨潮,孩子看到海的时候,她还兴,还在踩,后来才发觉有些不对劲儿,海边都人了,就往岸上走,每走一步海就涨一点,我的阿姨比我矮一点,她开始喝水。我曾经花过一段学习如何面对死亡,在那一刻的时候,我害怕,人家给你讲死亡的时候,不害怕,当时我信念,保护孩子。这人的本能,我说的爱。(掌声)当时你的本能,四十多岁了,人生已了一半,孩子还小,怎么样去保护孩子走出困境是当时唯一的念头,走过之后,那夜晚,才有去想,在那夜晚你会想,名是,利是,真的要做,我到底需要,我有这么多权和利,我不好好的运用,我就会教给下一代,我只是个保管,下一代争气还好,不争气就丧掉了。你会,生命很短,不知道时候会死,,好好,好好珍惜每一天。《霍元甲》有一段对白,是我写的,我考虑是太说教了,不说教别人又不知道你想表达在电影的结尾拍了,当时吃完饭我回来跟导演说,拍吧,被骂也拍了,“我办法选择生命的开始,我有勇气走到最后一步。”(热烈的掌声)

问题:您有一句话要对徘徊在挫折中的朋友,你会说

李连杰:就像我刚才讲的,我个人的观点,说了半天,举个北大的例子,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讲,北大的学生都能找到的工作,的工资,我也普通学校的人发出比北大学生更大的光芒,生命本身一条路走到底,你它想得远一点儿,站在角度看一看,换角度,看一看生命,再决定也未尝不可了。谢谢。(掌声)

主持人:的关系,的提问就到这儿了,下面就要到最期待的环节了,大家掌声欢迎李先生。(热烈的掌声)

李连杰:其实武功像中文一样,有的模式,的规定,的方程、基础,到了后来的阶段,了限制,完全是用心去表达。真的,破例了,希望下一次,有机会在别的大学,不要再重复了。

主持人:北大同学给李先生一点掌声好不好?(热烈的掌声)

李连杰:你们要看的是外内?(众:都要)

(太极表演)

李连杰北大演讲全文:40岁后,把爱付出去 总统,见过有钱有势的人,见过黑社会、死里逃生,等等坎坷的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到才说,我愿意,在我四十岁以后,把爱回...

在我四十岁以后,把爱回馈于社会。” 主持人:刚才这位先生,一位青年人的,... 他的讲话充满了阳光,再过两分钟,李连杰先生将做非常精采的演讲。他以精湛的武...

李连杰北大演讲全文:40岁后,把爱付出去(1) 月之前,他咱们青年会的秘书长,他的讲话充满了阳光,再过两分钟,李连杰先生将做非常精采的演讲.他以精...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