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三年后的自己 三年后,写给思遥
位置: 首页 >课件 > 生物课件 > 文章内容

写给三年后的自己 三年后,写给思遥

2019-07-10 08:25:17 投稿作者: 点击: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写些什么,给你看。

  有些东西,如果不说,那将永远成为死结,如果都放在心里一个人去想,去猜疑,去害怕,也许有些误会永远也解不开,变成伤口,开始溃烂,然后变成沟壑,变成深渊,那许许多多,也许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我愿意先放下重重顾虑,把一些心里话,最真实的想法和心情,向你诉说。在我们渐行渐远的路上,修葺一座长亭,如果你也愿意,不妨也放下内心的种种,与我斟一壶苦丁,回忆一些往事。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再无话不说,变得冷漠,尴尬,充满隔阂的呢。说真的,我也记不大清了。有时候,我看着你和她们和他们相谈甚欢,笑的恨不得把牙花子秀给人家看,两只眼睛弯成两道缝儿的时候,或者一个人看手机,看着看着就傻笑出来,然后扯着身边的她们,把手机递过去的时候,再或者被谁拉去,凑成一堆,突然哄笑出声的时候,我想走去你的身边,问你什么事呀那么好笑。然后想着想着,身子还是没有动,只是把头转过来,同我身边的朋友们,笑闹去了。

  你的快乐,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能分享了呢。

  再后来,每次视线掠过你们,看到你们或笑或怒或难过,就再也没有那种想去到你身边,问一问你的冲动了,只是淡淡的视线移开,继续自己手中的事。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生活,我也不再介入了呢。

  杨雨问我,有没有觉得,和你越来越远,越来越生疏了。我突然想到,曾几何时,她也贼兮兮的问我,是不是和你是蕾丝边。

  我张了张嘴,只能哑口无言。

  你总是好开心很自恋的跟我炫耀你是水瓶座,是白羊座最好最好的朋友,你也好喜欢好喜欢星座书上说的瓶子们的性格和特质。那么,水瓶座的人因为缺乏安全感,总是习惯性的虐待她们重视的人,她们并没有外表那么坚强。这是不是又被星座书说准了一次呢?

  你总是突然不理人,我和你同桌的时候,对你说,刚开始的确觉得超奇怪,还会不舒服,可是后来呀,就习惯了,你就这德行。

  我想,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每次你又不高兴理人的时候,我死乞白赖的凑到你身边东扯西扯,你不理我也还是厚脸皮赖着,不以为意,无非是有什么事儿哽在心里,要不就是困了没睡醒之类的狗血理由,过一会儿就好啦,有什么心事呀也会跑来跟我说。

  可是,从我们不再坐同桌以后,你每次都和她们嘻嘻哈哈无事人儿似的在一起,独独不理我。我苦笑着摇摇头,告诉自己,就当是小孩子置气,不也总和最亲近的人折腾吗。

  可是渐渐的,你又突然不理我的时候,我再也没了那份死乞白赖凑到你身边瞎扯的心情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又会不理我,然后突然间又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喊着:奶奶,奶奶,我给你看个东西。

  我也是人,心情总是被你折腾的大起大落,我也会累,会疲惫。

  然后后来,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甚至有时候明知道你已经恢复正常了,也过分的从你身边路过,目不斜视。

  有句话说的真没错,有时候啊,一时赌气,可能一辈子也回不去了。

  那段时间,我也觉得自己好过分,不该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和你怄气,就想着,我设置人人特别好友的时候,你注销了人人还没重新注册回去,如今你也重新注册了,我就改了一下原先的设置,本来,衡嘉星是我人人特别好友最上头一个,然后我把你列在了第一,把呆子打成第二,备注是小对象。

  我还在想,你设置特别好友的时候,我的备注是奶奶呢,还是对象。然后兴高采烈的跑去你的人人主页里看,呵,你的特别好友,根本就没有我。

  你知道吗,当时眼泪就夺眶而出了,我傻在电脑前面,把我的特别好友,全部都删了。你不知道。

  第二天,我抱着一点希望,是不是你看到我当时的特别好友里没有你,所以才没把我设成特别好友的啊,然后又跑到你主页里去看,结果,我们连好友都不是了。这次我没再哭,笑了一下把页面关掉,也只是笑笑。

  我并不是特别乐意把自己的事告诉别人的,你也许不知道,有些事啊,我也只告诉了你一个人而已,结果,你就又全告诉了我儿子。你有没有觉得,我儿子这三个字,在这里听上去特别讽刺。

  可是你知道吗,累了,也许休息休息就好了,可是心寒了,怎么焐,都暖不回去了。你仔细的回忆一下,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对你发过火吗,生过气吗,她们呢?

  有时候我挺羡慕她们的,会生气会闹别扭会让你来哄着她们,我不会对对我而言重要的人发火,我是真的不会,我没有这项能力,很奇怪吧,其实不奇怪。你也许不知道我小时候的事情,反正都过去了,说之无益,不过后遗症就是,我再也不会对我觉得重要的人发火了,一开始是不敢,然后不敢不敢,就不会了。

  杨雨说我都不生气的,人好。我还挺开心的,不过后来想想,也蛮可悲,我之所以不会生气,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听上去感觉很俗套,不过是真的,我的恐惧和害怕掩藏在心里,我怕,我一冲人发火,那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就会离我而去了,我很怕。是不是很懦弱,有时候我就觉得我是很懦弱的人,无药可救。

  然后时间长了,慢慢那些会让我生气的事情,我就学会了忍耐,当然对外人是没的说,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过对于我的好朋友,对于我重要的人,比如说你,对于我重要的人的好朋友,比如她们,我就成了好好先生,没啥脾气了。这并不是忍耐,我是真的,不会生气,我学不会。

  但是慢慢的,那些我故意忽视的掉的小小罅隙和伤害,会在日积月累中,沉淀,不断的加深,也慢慢的,心就寒了。你看,如果说是一个小伤害,我发一通火,你过来安慰安慰,火消了,啥事也没了,可是在时间的洪流将那些细小的伤害不断堆砌中,总会在某一天,寻到了一个契机,一瞬间爆发,那些委屈,那些伤心,铺天盖地的倾倒下来,我真的,承受不住。

  可我还是不会发火,我也会像你一样,不理人,然后在你我之间凿出一道万丈深渊,是无法跨越的鸿沟,也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也许过了一段时间,我会再若无其事的跟你聊天,插科打诨,像往常一样,也许,那是我放下了,不再在乎了。

  遥姐,我只想放下一些固执的自尊好面子,仅此一次的把我的心里话全都跟你说说,你知道吗,你曾经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人。我词穷了,想不出什么言语和词藻来修饰重要这两个字,反正,就是很重要。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