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天涯,善变天涯_长不过执念 短不过善变
位置: 首页 >哲学范文 > 马克思主义 > 文章内容

执念天涯,善变天涯_长不过执念 短不过善变

2019-07-10 08:28:47 投稿作者: 点击:

  冬月,残月伤怀,冷冬伤情!

  日历越翻越薄,薄得只剩下几页纸片。岁月就这样逝去,浅浅淡淡的,似流水潺潺而过,不经意间,记忆中一些以为是永恒的东西也不复存在,曾经因用力而使我疼痛的人和事都了然无痕,好似从未在生命里出现过一样!

  回忆再回忆,想不清楚到底是时光让我淡了记忆,还是在记忆中刻意去忘记时光?曾经对你那份刻骨铭心的伤再想起不过是蚊虫叮咛,由最初奇痒到抓破的血痕以至大片的红肿。日子久了,红肿消褪,血痕轻浅,一切如初,只是想不通那时节的生命里那份执念究竟是谁应了谁的劫?当初谁又是谁的谁?

  红尘中见过太多的痴男怨女,相爱之初都以为是生生世世的事情,大都和你我一样以为这样那样的深情是前世三生石上命定刻下的纠缠,拼尽全身的力气轰轰烈烈地相爱,却不知相爱也应该一如时光,静静悄悄地随着年轮的增长而镶嵌进彼此的生命,而不是耗尽当时生命去拥有烟花、流星般的短短一瞬,所以结局总是人还未老去,爱情却已死去,再相见时即使隔桌相望也会恍若陌路!

  别离后的日子,耳边偶尔会听到关于你的消息,总会想起某些逝去的情景:那成片的细细碎碎的蔷薇林、赤足踩过深深浅浅的沙滩或是那一首一同吟唱过的老歌,当然,回忆总会给我带来短暂的惆怅!那种惆怅也会一直让我这样想:如果爱下去,将又会是一种怎样的结局?

  雪,总是飘过一季又一季,告诉我过去了一年又一年,在这些年中,偶尔和你擦肩而过的那一刻,总是回头一次又一次,有过迟疑有过留恋,曾担心分离让我在逐渐老去时忆不起你的容颜和你的声音,更害怕仅有的记忆会消匿在时光里,那彼此熟悉的昵称,那彼此找寻的眼神和彼此留恋的小习惯也会被推向未知的未来!无从找寻!

  就这样,冷冬之际的凌晨与夜晚,耳边却再也不愿听到关于你的一点一滴,也许是封锁也许是隔绝也许是逃避,只是因为绝望从此再也不愿相信爱情!

  耳边的软语似乎还在呢喃,发丝边的缠绕似乎依然缠绵,十指间的相扣似乎还留有温度,而我,却不知该在何处寻你?

  以为是永远的永远,却只是留下满怀伤悲,生命中最不能承受的你,却应了那一句:长不过执念、短不过善变,只为这一句,当初天涯的你近如咫尺,而今咫尺的你却远在天涯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