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湘七泽散记》周沙尘]三湘七泽
位置: 首页 >党建教育 > 党校学习心得体会 > 文章内容

[《三湘七泽散记》周沙尘]三湘七泽

2019-07-11 08:35:49 投稿作者: 点击:
三湘七泽散记  周沙尘  今年夏天,我和朱语今等同志到湖南旅行,三湘七泽泛指湖南,我的散记故以此命题。  四月十七日从北京乘车出发先到湖南的第二大城市——衡阳,经南岳衡山,沿湘江北去,在省会长沙小住,二十八日晨乘车离开长沙,经益阳市横跨资水,过常德市摆渡沅江,抵达澧水之滨的大庸县,丽阳还高挂在西天。全日旅程400多公里,湘、资、沅、澧湖南四大河,都在我们的车轮底下滑过。现代舟车之便,比之徐霞客旅行的年代,我们则是时代的“宠儿”。  旧地重来北雁南归  我参加新文化工作,是1941年在衡阳开始的,时年21岁,受聘《力报》记者,三年有余。我对这片旧地是有过爱与恨的。四月十七日晚一住进招待所,我就想起了许多往事。  记得最清晰的是那时写的两篇文章:《请衡阳看巴黎》和《千元的钞票发着香味》。前者是向市长赵君迈进言,请他正视战时衡阳纸醉金迷,荒淫无耻的现实,勿重蹈巴黎陷落的覆辙;后者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奸商们怎样勾结官僚把衡阳变成了发国难财的乐园,两文都充满着深深的恨!  第二天,起了个早,出了招待所的门就是解放路,沿街仔细地看,连一点旧的痕迹都没有。店铺、机关、马路全是新建的。拐个弯沿着中山路向南走,也找不到旧的遗迹。到了南部的尽头,回雁峰呈现眼前。历代相传,衡山七十H峰,回雁为首,岳麓为足。信步登峰,公元769年杜甫在衡阳写的诗:“万里衡阳雁;今年又北归……”忽然涌上我的脑海,一转念我从诗句化出自比北雁,我离开这开始走向人生的土地四十多年,今日又回来了。初唐王勃赋:“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他说鸿雁南飞衡阳,只是为了避寒取暖,我却不然,在离去的岁月中,我历尽坎坷的生活,尝遍了人间的甜酸苦乐,才欣然南归的,并非“惊寒”而来,也非到了“春近”而又北返。  回雁峰,梁天监十H年(公元513年)就已敕建乘云禅寺,历经唐、宋、元、明四代,屡毁屡建,清代顺治、康熙年问大加扩建,宝殿经阁,禅堂精舍,遍及全峰。南来北往的高僧禅师,多在此登台说法,驻锡讲经,盛况持续三百年之久。  抗战期间,由于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战无不败。我那《请衡阳看巴黎》的忠告,衡阳市长只当成耳边风,公元1944年夏天,衡阳终于弃守,任凭日寇蹂躏。回雁峰上的茂竹幽林,大小佛像,荡然无存,仅留大门一排,小屋几间,残瓦颓垣,惨不忍睹。公元1965年陶铸同志莅衡,倡议修复。于是,根据清同治时雁峰寺住持释彼岛写的一篇文字,所记规制,兴工修建。重建的建筑群,以赵朴初题写的“南岳第一峰”为起点,环峰绕以长廊,廊间隔筑大小亭台,曲折相通,殿宇居中,宛如一鸿雁伸颈昂头,舒足展翅作迎风飞翔之状。栏杆窗棂,院落石壁,均饰以鸿雁图形,置身峰上,随处可见鸿雁翔飞,令人深信无疑“雁知春近到衡阳”(唐·杜苟鹤句)了,设计颇具巧思。  从前,回雁峰有“雁峰烟雨”,为衡阳八景之一。相传峰下的烟雨池,若烟雾冉冉上升,乃天雨朕兆。现在烟雨池已不复存在。我们登上峰顶,纵目四顾,只见四城烟囱林立,新建筑物掩映在法国梧桐的绿荫下,风韵非凡。这才使我死了心,不再在这片旧地上寻找旧日的遗迹了。再望远处,左边,衡山诸峰,若隐若现;右边,湘江北去,莽莽苍苍,京汉、湘桂两路的列车南来北往,显示着它在交通上的头等重要性,商业、工业都在开拓、扩展,令人相信,衡阳换了人间,它正在走向繁荣。  诗境连绵物华随处  四月十八日晚抵南岳。  南岳是我国“天然去雕饰”,以自然风光取胜的游览区之一。清代学者魏源有句诗描写得好:“唯有南岳独如飞。”山有朱鸟展翅欲飞的气势,无容置疑,它必然是处处都有诗一般的意境的。历代学士文人莫不为之倾倒,留有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唐朝李白盛赞它的雪景:“回飙吹散五峰雪,往往飞花落洞庭。”杜甫咏叹它的神趣;“有时五峰气,散落如飞霜。”宋黄庭坚惊呼它的高大峻伟:“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唐朝王维赞叹它的奇巧:“瀑布松杉常带雨,夕阳苍翠忽成岚。”宋朝朱熹赞叹它的秀美;“月晓风清堕白莲,世间无物敢争妍。”唐朝卢肇和元胡汲都赞叹它的幽深:“半夜云开月,流水满空山。”“半山落日樵相语,一径寒松僧独归。”今人陶铸则大赞它的开阔:“眼底奔流湘水碧,峦巅追逐白云深。”近代的思想家魏源、谭嗣同和当代的文学家、艺术家郭沫若、田汉等,都曾在南岳“拔仞千尺,高唱人云”。  南岳的美好景物随时随地都有欣赏的。山环数百里,层峦叠蟑,梵宇琳宫,物华奇绝。山中的八桥,九潭,九溪,十五洞,三十八岩,二十四泉,九池诸胜,以及祝融峰之高,藏经殿之秀,方广寺之深,水帘洞之奇,无不为游人所赞赏。其他如珍禽瑶草,佳木奇花,烟云异彩,日出壮观,名人翰墨,无不令人神往。  长沙一席话胜读几卷书  二十三日到长沙。是夜,湖南出版界、新闻界的老朋友们先后来到我的住处,多为叙旧。有几位老朋友为我出谋划策,选择旅行点,使我受益匪浅。  有位朋友建议我去凭吊炎帝陵(又名天子坟)。他说炎帝和黄帝都是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海内外炎黄子孙,不少人熟知黄帝陵,在今陕西黄陵县桥山上,知道炎帝陵在何处的就不多。他认真说。“我读过你写的《谒轩辕黄帝陵》那篇游记,你也应该去写篇炎帝陵游记。”  炎帝陵建设于北宋年间,位于今湖南贝县城西15公里的炎陵山。据明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酃县知县吴道南所撰碑记,宋太祖登极(公元960年)、遍访古陵不得,梦中有神灵暗示,遂在茶乡寻得帝陵,便在乾德五年(公元967年)建祠庙奉祀。祠分前后二殿。大殿四周古树参天,郁郁葱葱。历代文人学士留下墨迹甚多,清书法家何绍基所撰碑文至今犹在。历代封建王朝都视炎陵山为圣地,立有祭祀制度,每年派御祭官前往朝拜。公元1954年帝殿中栋失火被焚,十年浩劫中,帝陵重遭厄运。现有关部门正积极准备修复。  另一位老朋友凑趣说,应该去洪江市旅行,探望103岁的周金莲老人。她六代同堂,一家现有人口三20多。去年三月中旬,头发早已变白的周金莲的后颈部,长出几束青丝,到今年一月中旬,老人的一头白发,竟有六成变成乌发。老人百岁那年到医院体检,医生发现她的心、肺等内脏器官的功能不亚于常人。“你应该去调查这位百岁老人长寿的奥秘,为我们这些老家伙积德!”他这富有幽默感的结束语,引得哄堂大笑。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